语文
当前位置:继教网首页 >> 学科频道 >> 语文 >> 博文园地 >> 查看文章
教学,请别放弃精神引领
  作者:陈秀征   发布者:学科专家   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4-05-29

 

某老师讲学时,提倡“两极平衡的和谐之美”,从传统思想中挖掘语文教育教学改革的路径,我很赞同。但她在运用“和谐之美”的思想来处理教材时的 “高文低教”的做法背后掩藏的一些理念,我有不同看法。
某老师的讲学实录:
小学的一篇文章《一面五星红旗》,一个留学生国外骑自行车旅游,饿了,找到一小旅馆,自己又没钱了,老板喜欢他插在自行车把上的五星红旗,要他用红旗换面包。他想,五星红旗是祖国的象征,不能换。结果饿昏了,被送到医院。老板被感动了,就给了他面包。像这种“高文”,亦即政治性高、思想性强的文章,有些地方是经不住推敲的。很容易教成“唱高调”——热爱祖国,祖国的荣誉高于一切——这其实不是教语文,是政治课。一个老师这样教:假设,假如不换面包,他真的死了,那你怎么看?如果是你,怎么办?并一再创设,说真话没关系。学生说不能换。在反复地引导下,一些孩子坚持肯定不能换,有一两个孩子说我换,人都死了,你怎么爱国,没有了生命你怎么做贡献,所以我换。老师说:说不能换的同学,老师很佩服你,因为你把祖国的命运看得高于一起;说能换的同学,老师很尊重你,因为你热爱自己的生命,知道珍惜生命。似乎把我们的教学价值观给模糊掉了,但我觉得这是建立在人性基础上的教学。调子高的文章,教学不是编教材的,他们必须那么高,我们没法改变它,但我们教时可以降下来,降到人性可以企及的高度,降到童心可以触摸的地步,不然就是喊口号。
我自己的一次教学《跨越百年的美丽》,最后环节,学生唱高调,像居里夫人学习,为科学献身。我问一个女孩子,几百年才出一个,够伟大的,这种执着,一辈子的付出,没有人可以企及的,但是你想象一下,如果有一天,你长大了,一个男孩子说嫁给我吧,只要你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过轻松的生活,把家收拾好,你干不干?女孩说我干。问别人,一男孩悄悄说我干,大家笑他没出息。我问,女同学有干的吗。后来哆哆嗦嗦有举手的了。不干,我佩服你的事业心,看来居里夫人深深感染了你;有干的同学,也没什么好批判的,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其实上到最后,我把居里夫人的形象和精神种植在了孩子的心里,孩子们很感动。你说长大以后,我们的孩子都能成为居里夫人吗?都能做居里夫人这样的人吗?教师不要高估自己,我们的教学没有这么大的威力。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你说了不算,我说也不算,谁说了算,生活。他以后遇到什么生活境遇,他自然会根据自己的心理状态去选择他自己的人生道路,所以,教学仅仅是一种影响,不是根本的改变。我们要相信教育的力量,但是别把自己太神话。这是我的真话。教育有时候也是无力的,但是教育的影响力有时只能达到这样的一种状态。教学,特别是人文学科的教学,调子要适当地降下来,真实的才是可贵的,才能给孩子留下永久的记忆。
“高文低教”是多年来流传的一种教材处理方式。在处理思想内容离学生当下生活较远、“政治调门高”或写法对学生而言有难度的课文时,采用创设接近学生心理的情境来深化教学,本属教学的进步;但一味强调接近童心与人性,一再降低身段,迎合世俗甚至低俗,就是将真理多迈了一步,成了歪理了。
先看某老师说的“人性”是什么层次的。用小红旗换面包,活命,这是为了生存,可以说是一种人性;不换,坚守心中对祖国的圣洁,也是一种人性,这是为了尊严,为了一个集体的荣誉,“归属感”。可见,人性有不同层次,个人的,生存的,是人性;集体的,归属感的,也是人性。只不过一小一大,一低一高。教师为使教学贴近学情,可以激发、利用不同层次的体验,但不能放弃对学生情感和精神的引导和提升作用。
再看,“坚持不能换”就不是学生“人性可以企及的高度”和“童心可以触摸的地步”吗?人皆有恻隐之心,慈善之心,是非之心,爱国之心。在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显性教育和隐形教育的影响下,小学生对个人、民族、国家不是没有自己的认识和体验,不是没有祖国的利益高于一切这样的认识,至于这样的人生能不能变为生活中的行动、关键时刻的兑现,连成年人和信仰主义的人也难以一定做到,这是另一个问题了,这里不谈它,只说,小学生有爱国之心应该也是他们的“人性可以企及的高度”和“童心可以触摸的地步”,至少应该是在教学的引导下情境的创设下一定的氛围里可以朝向的目标,老师怎么能自动放弃自己的责任呢?
尽管授课者对两者取舍行为都表示了赞同,但其对低层次人性的引导,迎合世俗的诱导倾向,对学生思想会带来很大的冲击与混乱。只知保存自己的生命,脱离了情境的个人生命第一的诱导,会不会给汉奸和变节者以精神的支援呢?不经意间洒落的邪恶种子,可能会开出俗恶之花,更何况有意而为之的诱导与明确。可以说,授课者种下了一点俗恶的种子。这种教学处理确实是把我们的教学价值观给模糊掉了,而不是“似乎”。实质上,是把教学建立在了低俗的人性的基础上了,混淆视听,哗众取宠,要一些浅薄人的掌声罢了。
在第一个案例里,某老师对编教材者所站的高度也有微词。课程是国家意志的体现,教材编写者自然应该站在为国家培养人才的高度去选编,在“情感态度价值观”方面肯定有编者应该的追求。有人打着义务教育阶段三要义的所谓“世俗”的旗号,说什么义教阶段就是培养普通人,别把人都教育得那么高,世俗世界的人就行了,普遍适用的,国际通用的,别那么高尚伟大爱国。普通人就不能有高尚的情操了,就不能有伟大的信仰了,西方人在大学之前就不培养爱国和宗教信仰吗?现编教材的思想高度与布局比例如果有问题,是可以改进的,想让放弃是根本不行的。义教阶段更需陶冶和浸润,要改进的只能是形式和方法,而不可能是内容。
在某老师自己的课例里,她说“上到最后,我把居里夫人的形象和精神种植在了孩子的心里,孩子们很感动”,孩子们的感动中有相当的一部分是“居里夫人一辈子太累了,我学不来,也不愿学”吧?原因是某老师认为学生不可能都成为居里夫人,教学中就没必要引导学生都向居里夫人的执着和贡献学习,平凡和平庸也是可追求的人生方式。诚然,学生不可能人人成为居里夫人,不可能人人成为伟人,但教师不能放弃自己引导学生积极向上、勇于进取的人生态度吧?不能把学生往沟里引吧?都平凡平庸,行吗?可见某老师,是把对人性和童心的理解放在了相当低的层次,她认为这个层次才是“真实的”,这样的教学处理才是“可贵”的,这样把“调子适当地降下来”,“才能给孩子留下永久的记忆”,真不知这样的记忆会把孩子引向何处,会把社会引向何处?
某老师赞扬这些教学处理的背后,是怀疑教育教学的影响力。诚然,教育不是神话,不是一下子就点石成金的,也不能保证毕业生一辈子一定是金子的,但是作为教育者如果动摇了对教育的梦想和理想,那他所做的,还是教育吗?要站着教书,站着育人。
是不是对某老师的教学处理吹毛求疵了呢?联系一些现象,就可看出,这是一个更广泛和真切的问题。
赖宁不能在课文中出现了,不然年幼无力的小学生都去救火救落水儿童,就有违“安全教育”了。王二小、海娃、雨来 ,也不能在课文中出现了,说是太血腥,哪能让孩子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呢。岳飞,也少提吧,说是别影响民族团结,甚至说岳飞谈不上是民族英雄。狼牙山五壮士也该离开课本,说是都神马时代了还讲这些况且那事还不知道是不是真事呢,鲁迅也该少在课本露面,说那直立的寸发和黑撮的胡须别吓着了孩子,那睚眦必报的个性和阴狠毒辣的语言不利于孩子健康个性的成长。
诸如此类的抹黑英雄、远离崇高的噪音,时不时以不同的面目出现,借口“国际理解”,而淡化民族的传统的本土化的,借口全球化,而认为民族主义是狭隘的、国家概念是落伍的,借口世俗化,而远离崇高放大自我,社会思潮的沉渣时常冲击教育教学。黄继光堵枪眼、董存瑞炸碉堡、邱少云被火烧、刘胡兰被刀铡,那是特定环境下,不得已的做法,别人在那种环境下也会那样做的,现在再提,就不人性了。这种论调,竟在语文教育界黑云涌动。语文教学在“去伪圣化”的同时,出现了打着人性的旗号,降低思想的高度,打着接近生活的旗号,迎合了世俗甚至低俗的生活体验,使教学像“钟摆”,从那边荡来,又向另一边荡去,“以偏纠偏”,“以暴制暴”,走向了“去高尚化”的偏离。
年轻的教师从之者甚众,不过稍微动脑,有点思辨力,就能看出其中的荒谬。可为什么丧失了应有的思辨和情感呢?就是整个社会的思想道德水平的滑落,不学史,没有中国近现代史的体验,就没有了国家忧患意识,没有了民族精神和气节,低俗文化的沉渣泛起和恶俗文化的外来输入,造成暴力、黄色、极端个性化、性开放等不良人欲的泛滥,礼崩乐坏,正气被挪位,天理被遮蔽,积极的人性被疏远。视董存瑞入课本为“可怕的”的人才是真的“可怕的”,世俗化其人心,个人化其民气,自私化其人性,混乱化其国家观念,弱化其民族凝聚力,说不定就是什么人的狼子野心。“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似乎成了历史笑谈,可近些年的大国博弈和历史风云,哪有一些人一厢情愿地想象得那么温柔、大度、和谐,把中国视作“唐僧肉”,借机都想啃一口,中国发展的脖颈上的绳索越拉越紧,国家忧患意识还是少不得的。没有空浮在世上的人,他总要脚踏、呼吸、身边有人,别忘了我们脚下的土地、身边的国民。别忘了回家的路,不能做无根的浮萍,顺风倒的小草,飘荡的孤魂。
教材中远离阳刚、过于阴柔,过于生活情境、少了历史厚重,过于多样化、淡化主旋律,这些年出现了不少类似问题。向何处去,似乎有的课程与教材编者也不明了了。
其实,课文选材,不在于这个内容该不该教,而在于你怎样教。
解决神圣与世俗、高尚与低俗之间的教学钟摆,不是多么大的难题。在对话时把握点拨的方向就行了。如,你坚持不能换,是因为你觉得这是生活中的一件小事,不值当因为一个用来玩的小红旗而丧命,这是你在平时生活的选择,但这件事背后的象征意义在于如果特殊场合遇到祖国尊严的事情,我们还是要保持自己的国家尊严的。如果担心这样教育生硬,可以创设一些情境或结合一些故事。如奥运火炬在某国传递过程中、汶川地震现场、抗议日本购岛的游行现场,你手中小红旗的意义,并假设遇到了什么故事。
找到两极的契合点,教材编者提倡的高度,普通人的生活体验的平实度,通过创设情境,将平实度向高度引领,适时适度引领,只要“向上”引领即可。但千万不能“向下”,那不是引领,而是“诱惑”了。以世俗迷惑人,以低俗诱导人,不仅不是教“育”,而且是教“恶”了。
可以结合生活体验来引领精神成长,但不能结合生活体验来诱使精神萎靡。教学放下身段,目的是让孩子们站得更高,更直,而不是没有脊梁骨,更不是趴在地上。勾连童心,直面人性,可以概括为直面孩子的心灵,但直面的目的是“立人”,而不是歪人,更不是废人。 
教学中不能借口接近生活,而放弃精神引领,不能怕高得够不着而一再诱导心中的“小”。不能哗众取宠现在的眼前的短暂的生活,而稀释了降低了未来的长远的生活。要培养能迎战风雨的大树,而不是缺少精神支撑的弱苗。要往高处引一点、提升引导一点、学点精神的榜样,人还是要有一点精神的,骨气的,信仰的。大街上行走的,不能都是野兽、软骨头,应该是有情怀的有思想的有境界的健全的人、健康的人。
教育要有担当,教师要善于担当。某老师是有担当情怀的教育者,从她的卢沟桥情怀可以看出。不过,可以为追求创意而研究怎样跨步,但别忘了走路,更不能忘的是往前走,最不能忘的是要引导学生往前走。
某老师是很有影响的名师,在全国各地讲课和讲学,她的“降下身段世俗些”的教学处理及案例,想来是到处宣扬的,想来是赢得不少喝彩的。她所举的两个例子,第二个例子中的问题较为明显,但两例背后的思想是一致的,为某老师的发展考虑,为语文教育教学的本义正名,我愿意说出内心的话,与某老师商榷,言急之处,请看思想。
                                         《教育研究与评论》2014.1
 

 
  相关评论 点击数:553     评论数:14    
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4-7-4 16:20:30
教育者担负着育人的重任,社会环境尤其是大量的传媒中介,使得教育的方向越来越难以把握。
胡晓静     发表评论于:2014-6-30 19:57:13
教学中不能借口接近生活,而放弃精神引领,不能怕高得够不着而一再诱导心中的“小”。不能哗众取宠现在的眼前的短暂的生活,而稀释了降低了未来的长远的生活。要培养能迎战风雨的大树,而不是缺少精神支撑的弱苗。
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4-6-7 16:22:56
看了之后感受颇深.我也要尝试一下.看看效果怎么样.
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4-11-3 19:30:02
教育者担负着育人的重任,社会环境尤其是大量的传媒中介,使得教育的方向越来越难以把握。
曹亚男     发表评论于:2014-11-12 19:22:45
教育者担负着育人的重任,社会环境尤其是大量的传媒中介,使得教育的方向越来越难以把握。
潘玉婷     发表评论于:2014-12-31 8:17:24
精神引领很重要。不能一味的追求生活化,世俗化。应当教人如何担当,培养高贵的品格。对于生硬的课文内容,我们可以找社会实例,使其变得平易近人。
李玲     发表评论于:2014-12-31 8:37:11
受益匪浅,贵在教师的引领,说真话,谈真感受,而非哗众取宠唱高调。
屈莉     发表评论于:2014-12-14 19:30:23
从心灵上引领孩子。
李倩倩     发表评论于:2014-12-18 15:06:55
走进学生的心灵,拉近与学生之间的距离
胡晓静     发表评论于:2015-10-22 14:59:42
教材中远离阳刚、过于阴柔,过于生活情境、少了历史厚重,过于多样化、淡化主旋律,这些年出现了不少类似问题。向何处去,似乎有的课程与教材编者也不明了了。
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4-7-17 9:08:42
受益匪浅,贵在教师的引领,说真话,谈真感受,而非哗众取宠唱高调。
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4-8-20 16:30:24
教材中远离阳刚、过于阴柔,过于生活情境、少了历史厚重,过于多样化、淡化主旋律,这些年出现了不少类似问题。向何处去,似乎有的课程与教材编者也不明了了。
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4-8-22 14:31:26
他以后遇到什么生活境遇,他自然会根据自己的心理状态去选择他自己的人生道路,所以,教学仅仅是一种影响,不是根本的改变。我们要相信教育的力量,但是别把自己太神话。
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6-1-11 14:02:38
杂文月刊 社内编辑扣扣咨询2652814106
   发表评论: (评论字数不能超过200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