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
当前位置:继教网首页 >> 学科频道 >> 语文 >> 学科资讯 >> 查看文章
文本解读要指向真实的人性
  作者:南通市通州区二甲中学 季勇   发布者:学科专家   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2014-06-12

  “文本解读”就是学生在教师的帮助下,基于自己的文化知识、生活阅历以及感悟能力,走进文本,走近作者,形成自己对文本的理解。需要强调的是,“文本解读”是学生基于当下的社会体验,个体化的体悟过程,不是一个还原文本创作时生命的过程,也并不存在唯一的终极的答案。“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文本解读是开放的、多元的、合时的、个体的,要达成的是对人、对生命意义、人生价值的基本看法。

  当下文本解读的时弊就是基于教科书编者的“再解读”

  《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明确指出:“阅读教学是学生、教师、教科书编者、文本之间对话的过程。”我们当下语文教材主要是围绕主题文选集锦式编排,所选文本服从主题,必然大多含有政治的意蕴。比如苏教版语文必修一有四个专题,分别是“向青春举杯”、“获得教养的途径”、“月是故乡明”、“像山那样思考”。这样也就无所谓多元的解读了,因为教材编者已经限定了解读的方向。另一方面教科书编者也通过教参的解读限定了解读的尺度。在应试教育的机制下,我们的教师不敢去读出基于当下的“阅读体验”,不敢有逆“教参”的解读,因为这将会误了莘莘学子的分数。

  大体上而言,我们语文阅读课解读文本的现状就是教师对教科书编者以及教参进行“再解读”并灌输给学生。谈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就是教参上所谓的封建教育制度对儿童的束缚和损害。封建教育制度应不应该批判,当然应该批判。但在现今时代,封建教育制度已经远离我们的生活,我们的语文课堂还在喋喋不休把批判奉为“圣经”,直接给政治结论,就会使我们的语文课简单化、情绪化和概念化。说教多了,学生会有逆反心理。他们也许会说,就当下教育和封建教育制度有什么区别,不过是把一些纲常理教变成意识形态语言。如果,以儿童的视角切入文本生命,我们不难发现,百草园的玩闹也好,溜到三味书屋后的小花园“折腊梅”“寻蝉蜕”也好,一颗天真调皮的童心,这是这篇散文的意境美和韵味美之所在,而学生自己也能得出结论:好的教育要符合孩子年龄特征和兴趣爱好。这样的解读不是灌输政治口号,而是基于纯洁文本和当下实际的思考。如今,鲁迅的文章《药》《阿Q正传》《纪念刘和珍君》不断被删,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教材编者对它们成解读固化成某种政治口号,而当下社会土壤环境又极端的害怕这样的思维。

  我们要慎用一些政治口号和高道德词汇

  前不久,语文出版社王旭明先生谈到《斑羚飞渡》的解读,他说“这本是一篇动物小说,讲老斑羚与小斑羚自然之本能,虽然作者赋予了人的品质,但毕竟是动物呵。老师无节制放纵情感,什么老斑羚的无私奉献呵、勇敢付出呵、伟大与崇高谱写动人之歌云云”。尽管我们主张“文以载道’,体现在在语文教学中,“情感价值观”也是语文教学重要的价值维度。但此中的“道”和“情感价值观”应该是整个人类文明长河中,无数哲人智者碰撞融合、薪火相传而逐渐形成的多元的取向和共通的情感,其本质上要以整个人类的终极关怀为追求,并不是一个党派或一个时代谋取现世幸福。我们可曾记起那个政治的思维来解读一切的那个荒唐年代。此中出现的样板戏,人物脸谱化符号化、思想内容公式化、国人关系的阶级化,对于艺术来讲就是一场梦魇,对于我们中华传统文化以及国人的思想行为来讲更是一场悲剧。那个时代所造就的文革“人性”,说谎、欺骗、虚伪、怕事、暴戾......甚至家庭成员反目成仇,儿子揭发老子,妻子揭发丈夫,是对国人几千年来文明礼仪之邦的浩劫,余毒至今。

  语文课不是政治思想课,就别去参与道德的说教了。这样思考问题,永远不能让语文教学回复到它的本来面目。《最后一片长春藤叶》是欧亨利的短篇名作。贝尔曼这样一个性格暴躁、酗酒成性、爱讲大话、牢骚满腹的老画家,看到琼珊的生命即将进入尾声,靠着最后一片常春藤的叶子支撑住,所以他义无反顾的在大雨中用画笔让藤叶永生,表现了一种朴素的人性力量。这样的行动如果用“舍己救人”这样宏大的政治上的话语体系,宣扬一种病态的利他行为,爱他人要胜过爱自己,这是令人厌恶的反人性的意识形态,其背后隐藏着鼓动者更为自私的目的。但是,如果是你或我,在此情境中,举动必然和贝尔曼是相同的。这仅仅就是一种朴素的人性力量,也就是人性的底线,违背了“见死不救”这个人性的底线也就是没有了人性。不需要政治词汇的修饰,人性的底线已经具有足够的力量,如果我们能以此为基石,以人性善良与朴素情怀面对公共生活,达成社会美好秩序的重建以及人与人之间浓浓的人文关怀,也就是孔子口中“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为大同”的大同社会,必然是对政治口号式的“高道德”社会一个绝妙的讽刺。

  真实的人性是一种“大理性”

  中国文化传统素来是以重视伦理道德,倡导“圣贤”、“完人”。且不论这样做法以私德代替公德,代替道德,。但事实上,这样不断的拔高道德准线,对于芸芸众生而言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门槛,内心心生惭愧、徒增汗颜以外,聪明者明知不可为另辟蹊径,满口“仁义道德”,说一套做一套整个社会形成一种种虚伪道德体制。理学泰斗、程朱学派集大成者朱熹提出“存天理、灭人欲”,但他自身“诱引尼姑二人以为宠妾”、“家妇不夫而孕”,但这些私德不能否认他是孔子、孟子以后最杰出的儒学大师、中国历史上第一大理学泰斗。前几日胡锡进发微博写道:“见到一对越作战老兵,讲他当年参加敢死队。晚上挑选出一批敢死队员,表决心,然后集中在一个大房间里,由两倍于敢死队员的士兵看着他们,怕有人跑了。每人给一个本,给亲人写信,实际是写遗书。他说就跟被判了死刑一样,第二天执行。那一夜睡个屁。他活下来,是因为第二天突击任务取消了。向他敬个礼。”这段文字应该如他所解释的那样,真实的展示了人性面对战争时的怯意和痛苦,更能立体的多角度的展示军人的整体风貌。

  真实的人性是一种“大理性”。事实上,引导人性的是利益而不是道德。面对欲望,人通过自身的理性衡量利益,采取利益最大化的行为。与人性相对的是兽性,也就是没有理性约束的欲望。从根本上讲,人性是自私的,当然我们不排除有道德高尚的人。但是,没有一个人能保证人人无私、事事无私。尽管这一结论刺痛了我们人类虚伪的自尊心,但我们在思考人性的时候,只能基于这一常识。苏教版必修4《一滴眼泪换一杯水》第二专题“美与丑的人性看台”,其实编者在设计这个版块的时候就犯了原则性错误,美和丑来自道德的评判,显然以道德的尺度来衡量人性。人性不需要拔高到道德的层面,更不能以封建卫道士的眼光来苛求人。我们在解读文本时这样理解,爱斯梅拉达以德报怨,伸出温暖善良之手,“从胸前取出一只葫芦,温柔地举到那可怜人干裂的嘴边”,为他送上最需要的水。远比辱骂殴打更能获取自身的利益.在原著中伽西莫多救了她的命,并为她赴汤蹈火。这是人性中“大理性”。如果能够这样和探讨的话,可能比僵守爱斯梅拉达善良、仁慈等道德说教词语更能让学生从内心深处信服。每个人都朝着自私自利的本性本向去才能构成健康阳光干净的社会。

 

 
  相关评论 点击数:395     评论数:3    
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5-10-14 9:35:44
讲的好
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5-11-3 15:29:00
讲的好,值得我们去学习。
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4-8-4 14:33:03
文章内容深入人心。
   发表评论: (评论字数不能超过200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