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
当前位置:继教网首页 >> 学科频道 >> 科学 >> 学科资讯 >> 查看文章
让科学脱下神秘外衣
  发布者:学科专家   来源:科技日报  发布时间:2014-07-21

    北京“城市科学节”在一位中国职业魔术师和一位英国化学家的联袂表演中开场。400位观众坐着、站着,围满了舞台;穿白大褂,可以扮圣诞老人的英国胖老头,手指都不动一根,就让烧杯里的液体瞬间变黑,再瞬间变透明。

    科学节给参与者的第一印象就是这样——变化、魔力、洋味儿。流行于30多个国家的科学节,今天首度登陆中国,是否有助于中国的科学传播摆脱“居高临下式宣教”的旧框框?

    记者曾参加过不少科学展览,事后常有不适——眼花缭乱,耳鸣腿乏。一方面,展位挤、观众挤、左顾右盼、画面切换,晕了;另一方面,场馆里太吵。但在科学节走几个小时下来,依然神清气爽,总体感觉是热闹而不喧嚣。80块钱的门票很值。

    此次科学节在北京展览馆举行,占地两万平方米,将持续到8月3日。这是目前中国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时间跨度最长、理念全新的科学盛宴。

    怎么让孩子静心?组织要有办法

    记者注意到,科学节跟以往科技展览的最大不同:孩子们总是“手里有活儿”,而不是“袖手旁观”;他们能长时间集中精力于某个项目,而不是四处走动、喧闹和迷惘。

    科学节上的几个明星项目,内容很简单,组织很有序。比如德国人带来的“意大利面搭建筑”,孩子们用意面掰出合适的长度,黏合到适合的位置上,最终拼出一座大桥或城堡。游戏限定人数。参与的孩子很安静,拼得很专注。

    英国皇家化学会的实验室里,学生们穿上白大褂,似乎也有了科学家的风度,他们拿着烧杯试管,按步骤操作,没有人高声说话,或者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从新加坡带来的凶案鉴定实验室里,学生也都穿着白大褂,摆弄面前的生物仪器。大家扮演的是法医,在案发现场收取和分析证物、血迹与指纹,再用DNA破案。工作间是拟真的。人数足够了,就封闭起来。从窗外看进去,参与者也很投入和专心。

    记者偶然被小学生拉到了“裁剪纸衣服”的工作台,一旁有成年人,也有五岁的孩子,都在安静地裁剪。在小学五年级志愿者吴雨晴的指导下,记者用十几分钟从图样上剪下前襟、后襟和袖子,在适当的位置剪裂,再粘成一件小衬衫。四周陈列着孩子们设计制作的华丽纸衣服,标价出售。项目设计者告诉记者,做纸衣服跟做真衣服是一回事。玩了这么一次,不懂服装的记者居然对衬衫的结构细节起了兴趣。

    回忆起以前记者参与的科学展览,也有允许操作的挺好玩的机器,但现场总是闹哄哄的——一群孩子玩半分钟,走了;另一波孩子挤上来再玩一阵。大家一直在移动。

    记者想起一句老生常谈:“要给科技人员营造安心创新的氛围。”科学节上,记者隐约体会到,有经验的组织者如何给孩子们创造氛围——通过精心设计的道具和陈列(场地至少要有一间屋子大小,而不是搁一台机器就够了),以及组织者严肃和专业的姿态,让进门的人感受到:“这个地方挺特别,我很幸运啊。”

    而且,这些体验项目,不论是搭大桥还是鉴定凶案,都需要几十分钟来做,不是摆弄两下就“下机走人”。尽管孩子们容易丧失耐心,但沿着精心设计的流程“渐入佳境”,他们也能安静下来。

    同时,这些项目不算艰难,只要跟着做,总会有让自己满意的某个成果出来。总之,想出“面条搭桥”或者“科学破案”这种点子也很关键。

    当然,如果“玩点”只有一两个,就避免不了大家在场馆里无意义地走动和喧闹,科学节的精彩项目很多,包括能容纳很多人的表演剧场和电影院。同时,2万平方米的场地也让空间十分宽裕。

    没人向科技致敬,好玩是硬道理

    参加过不少科技展的记者,总结出一个心得:中国的科技公众活动,多少都会附加一种向“科技”致敬的“仪式感”。每一块展板都记载着“科技”的丰功伟绩;每一次好玩或无聊的体验之后,讲解人员都要告知大家:“你看科技多了不起!”

    在科学节的许多“作坊”里,品不出这种老味道。没有展板,没有参展者的自我宣传,也没有对“科技”的感恩戴德。

    在英国皇家化学会的展台上,说明文字只有一句话,展品放在那里,包括:让所有物体都蒙上七彩光晕的眼镜、聚焦水流里闪光物的万花筒、扔进水缸里却不沾水的沙子、温度一高就从粉色变白的热敏纸。每个过客兴致勃勃在热敏纸上按出一个白手印,等它消失了,再按一遍,就像小孩子第一次来到沙滩。

    没有人试图教会你什么知识,或者引导关注什么领域。这并非展示高科技,恰恰是逃避高科技。只要你眼睛睁大了,伸手鼓捣两下就行。下面……没有了。记者玩完倒是有个感觉——化学家的发明还蛮有趣嘛。

    能净化污水的自行车装置旁边,也没有“它怎么办到这一点”的原理展示,或者项目宣传,只是说现在世界上还有百分之二十的人没有清洁用水。游客知道这个东西的用途,上去蹬两下就可以了。

    在意面搭建筑的现场,倒是有一点力学图示,但那就跟游戏攻略一样,是帮着孩子们往下玩的,不是教学大纲。但记者相信,手指间感受着意面的弹性和断裂,孩子们更有耐心去揣摩力学,从而不会把力学图看得像考试一样无趣。

    在展厅一角,主办方留出一个庞大的空间给射击项目。大家拿着电子步枪射击角马,或者举起电子弓射箭。记者没有听到有人抱怨:“高科技在哪儿啊?”游客无论老少,都聚精会神在目标上,看着分数能不能提高一点。游戏确实是人的本性。

    不光如此,一旁还有一个更大的竞赛区,是留给模拟飞行项目的。全国的模拟飞行竞速决赛过几天将在这里举办。

    总之,科学节能让人安心地玩。不论你怎么定义科学,记者认为这种体验的乐趣和科学家的乐趣是一回事——“探索未知,见所未见。”

    科学节社会力量办,票房表现是关键

    主办方科学同盟网主任耿捷曾参加过美、英、德和新加坡的科学节,她和同事经过大半年的努力,把科学节以及一些有趣的项目请到了中国。

    耿捷说,她最初对国外科学节的印象,“科学味儿更纯粹,趣味性也更强”。实际上,国外科学节的形式相当多,比如大家在戏剧里扮演角色,或者在自然博物馆里扎帐篷,晚上去看怪物什么的。

    “比起我们的科学展,科学节没有那么死板,就是一个节日。”耿捷说。

    去年底中国科协一次会上,有专家提出,能不能在中国办科学节。不要让科学在狭窄的圈子里展示,而是要把公众吸引进来。这成了耿捷及其同事办科学节的契机。

    此次科学节的一个特别之处,是对“互动性”的新理解。中国以往的科学活动经常提到要增强“互动性”,但最后游客们感受到的,基本上是“可触摸、能操作”的展品,而不是人与人的往来。

    “你会发现我们的展品并不是最尖端、先进的。”耿捷告诉记者,“互动性来源于人,我们要求每一个展台的志愿者要跟观众互动起来。”

    “我们强调浸入式体验科学乐趣,动手去做,轻松、快乐地玩科学。”耿捷说。她们不求高深、严肃,而是要结合科学与艺术、科学与文化,借助表演和创意吸引人。

    此次科学节还有一大创举:它完全不靠政府资助。科学节筹办一度很艰难。过去举办类似的活动,策展人基本上是“要钱干事”,政府会划拨专项经费,工作人员状态也比较被动,

    让耿捷欣慰的是,经过努力,相当多的企业认同科学节的理念,愿意参与进来。北京展览馆也为科学节提供了场地支持。

    当记者问耿捷是否能收支平衡时,她说:“要看票房。”她认为,注重票房而非政府资金的科学公众活动,以后越来越可能成为主流。

 
  相关评论 点击数:634     评论数:2    
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5-11-26 15:14:20
说得好
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4-7-24 12:31:18
“探索未知,见所未见。”这是科学的真正乐趣!
   发表评论: (评论字数不能超过200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