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
当前位置:继教网首页 >> 学科频道 >> 语文 >> 教材教法 >> 查看文章
读懂鲁迅的心——《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教学札记
  作者:丁风华   发布者:学科专家   来源:中华语文网  发布时间:2012-03-09

 

这是第几次教授鲁迅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我没有去细想。从上初中学习这篇课文,到后来站在讲台上给学生讲这一课,接触这篇文章已经近三十年啦。从原来听老师讲,到后来自己讲给学生听,直到现在我对这篇文章似乎才弄明白一点点儿。几十年来,对百草园有误读,对三味书屋有误读,对鲁迅有误读。读懂鲁迅的文章,读懂鲁迅,真有点难啊!

鲁迅先生写作的心境

 

鲁迅因支持学生运动受到北洋政府的通缉,被迫从北方来到了南方,从黑暗的政治中心逃脱出来,跑到了相对避静的南方校园。“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远离了政治漩涡中心,暂时“躲”了起来,安下了一个新家,不再受各种侵扰,鲁迅过起了相对安静安逸的日子。此时,鲁迅怀着一种特殊的感情开始梳理自己的前半生,回忆逝去的生活,捡拾童年时代飘逝的美丽花瓣。

鲁迅写作《朝花夕拾》的年纪,正是四十五六岁的光景,这个年龄段的人虽然还不属于老者,但人生已经迈向了成熟期,加上作者的特殊经历,回忆已经成为一种正常的心境。此时,不同于单纯幼稚的童年时期,那时天真顽皮;也不同于骚动的青年时期,那时对未来和社会充满了幻想,只知道向往,只懂得闯荡,只想着突围,哪有时间去回忆,去品味人生啊!此时截然不同了,鲁迅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心情心境也变了,所以鲁迅自觉地打开了记忆的闸门。于是就有了一篇篇情感真挚的美文,就有了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独特的《朝花夕拾》。

童年已经走的很远很远,过去所发生的一切已经成为历史,回忆已经没有了那时的氛围,没有了那时的场景,没有了那时的心境和情感,能够还原的只是一些事件和一种留存的感觉。此时,随着主人阅历的增加和思想的成熟,对事件和人物的认识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了新的看法和新的心情。已经成熟的鲁迅能正确地判断这个世界,对童年中所发生的一切是与非,错与对,善与恶,美与丑,已经有了新的标准,有了自己的认识,有了新的判断方式;已经能以正确的态度对待过去所发生的一切了:需要隐瞒的,需要铭记的,需要珍藏的,需要忘却的,鲁迅都有数了,心里都很清楚了;此时,鲁迅能用自己的心去体会那些故事啦,不被别人左右,不戴着有色眼镜去看,跳出了童年,从一生的发展和需要去审视自己的童年,那是别有一番滋味的。

所以,这些回忆性的散文,已经不是童年生活的真正原版,而是对逝去的童年生活的一种特别的审视和批判,是对过去生活的二次提取、分析和判断。

以一颗童心来写童年

童年是快乐多彩的,鲁迅此时来写童年,是用一颗童心来回味童年,再一次感受童年的乐趣,找回童年的快乐。

百草园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在成人的眼里是一个“似乎确凿只有一些野草”的荒园。只有野草?这是成人的感受和认识。只有野草,成人感受不到美在哪里,趣在哪里,乐在哪里。然而在孩子的眼里却不是这样,就是只有野草也能寻到乐趣,也能玩出孩子的感觉。这就是孩子的意识,这就是孩子的心理!孩子和大人的思维、兴趣点就是不一样,鲁迅找到了,写得那样逼真那样细腻,如临其境。

其实百草园里并不是只有野草,还有菜畦,有石井栏,有皂荚树,有桑葚,这一些给孩子么们带来的快乐“不必说”啦,“也不必”鸣蝉、黄蜂和云雀啦!然而孩子们的兴致就在那被人忽视的“短短的泥墙根一带”,尽管不起眼,人们不在意,大人们更想不到,就是这样的角落却能够给童年的鲁迅带来无限的趣味。

幼稚好奇,顽皮好动,这是孩子的天性,这是孩子的特点。所以孩子对什么都留意,都留心,都想去看个究竟,对自己关心的事物记忆的那么真切。

“有人说,何首乌根有像人形的,吃了便可以成仙,我于是常常拔它起来,牵连不断地拔起来,也曾因此弄坏了泥墙,却从来没有见过有一块根像人样。”作者的描述非常真切自然。小孩子有一种好奇心,也特别幼稚,别人说什么他就轻易相信,信以为真,就想试一试,并且还有一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蛮劲。这里的心理揣摩相当到位,看似写何首乌,实际是写儿时那种幼稚单纯。作者看似是在写物,实际是在写那颗童心,痴迷当真。物包含着趣味,对物的投入是因为物有趣。读鲁迅先生的《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就像在听鲁迅先生在讲述自己童年的故事一样,感到真实亲切自然。

作者写覆盆子,既写形状,又写色味。作为一种小的落叶灌木,大人是不会在意的,只有好奇的小孩子才不怕刺,去摘一个尝一尝,品一品。小孩子什么也不怕,干事无所顾忌,所以对覆盆子带的那点刺儿,肯定是不在乎的。因为吃过桑葚,所以他就把这两种进行对比,区别出不同的颜色和味道来。读着文章,好像是看到一个孩子在边吃覆盆子边讲述它的特点。

“鉴赏”雪人和雪罗汉是非常合乎孩子心理的。下雪了,小孩子们拍了雪人,塑了雪罗汉,让大人鉴定欣赏,这是很有意思的。谁塑的好?孩子们自己下不了结论,需要大人来鉴定,需要大人来当裁判,需要大人来欣赏。尽管就是这么一个词语,可就把小孩子的心态写出来了,就把那你争我比的快乐写出来啦。

雪后捕鸟是挺有意思的,可是闰土父亲那种高明的办法“我却不大能用”,所以捕到的“麻雀居多”。小孩子无法和大人(闰土的父亲)比,没有经验,性子又急,自然“费了半天力,捉住的不过三四只”。尽管如此,捕鸟还是很有趣的,很有诱惑力的。“我”渴望能够捉得更多一些,也探究过得失的缘由,也想学习一些办法,可是毕竟是个孩子啊!把那种天真、幼稚、好奇的心态写活了。这里既写“我”的性急无奈,又写“我”的年幼笨拙。

“我”是一个孩子!“我”是一个顽皮天真的孩子,“我”是一个好搞破坏搞恶作剧的孩子,这是《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告诉我们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家里的人要将我送进书塾里去了。”但是我有许多猜测,有许多怀疑:“也许是因为拔何首乌毁了泥墙吧,也许是因为将砖头抛到间壁的梁家去了吧,也许是因为站在石井栏上跳了下来吧……”

写“我”的猜测,“我”的怀疑,就是写“我”的幼稚天真,写“我”的顽皮好动。这是一个粗野的孩子,是一个无知的孩子,是一个自由活泼的孩子,这是一个需要约束的孩子,这是一个需要管教的孩子。

文章从孩子的角度去写孩子,写孩子所想,写孩子所思,写孩子所玩,写孩子的荒诞怪想,写孩子可笑,所以显得很真实,有童趣,让人觉得特别有意思。作者不是单纯写百草园,而是通过写百草园来写童年那段难忘的快乐时光,这是出发点,也是落脚点,更是很多人所忽视的。

 那个有传说的百草园

 

如果说百草园仅仅有野草,有那些树木和可爱的小动物的话,绝对不值得留恋和长久的怀念,也没有多大的意义。

长城不是简单的石块的磊叠,而是文化的堆叠,因为有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长城才名垂千古;运河不是简单的一条渠道,而是文化的流传,有隋炀帝下江南的奇闻异事所以流传千年。泰山不是因为泰山巍峨高大,而是因为泰山有传说,有故事,有秦始皇的封禅大典。一座山,一条河, 一座城池,一个村庄,一个园子,有了传说,有了故事,就会流传开来,就有了特殊的文化味道。既是园子坍塌了,破坏了,消失了,但只要有故事,人们就会记起,就会流传久远。 

过去像百草园一样的院子实在太多太多,大户人家家家都有,就是寻常百姓家也有,然而像百草园这样有传说的却少之又少(况且还是美女蛇的故事)。有故事的很少,有文化味儿的更少。

赤练蛇的故事,不仅给百草园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增添了百草园的诡秘感,更重要的是给百草园注入了文化内涵,使之能够流传久远。

美女蛇的故事也不是独特的,在那个有故事的年代,这样的鬼神故事应该说很多很多,情节上大同小异,大多离奇荒诞。然而在儿童们看来这是很有意思的,也是闻所未闻的。孩子们喜欢的就是那种离奇,那种荒诞,那种古怪,那种刺激,那种恐怖。这就是孩子的心态和需求。

过去,很多人是听着故事长大的,很多人的童年是用故事泡大的。作者写美女蛇的故事,既符合孩子喜欢听故事的心理,也增加了百草园一些无形的东西。有形的和无形的结合,就丰富了百草园的内涵,尽管有些恐惧,但更增加了趣味性和神秘感。小孩子会有这种感受的,会有这种思维的。

作者写百草园不是目的,真正的目的是写作者在百草园的快乐时光,写对百草园的那份独特的情感,那份特别的情怀。明白了这些,就读懂了百草园,也就读懂了鲁迅,读懂了鲁迅童年的那颗心啊!

 
  相关评论 点击数:418     评论数:0    
   发表评论: (评论字数不能超过200字!)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