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
当前位置:继教网首页 >> 学科频道 >> 语文 >> 教材教法 >> 查看文章
略谈古代诗歌教学中的“翻译”
  作者:徐志耀   发布者:学科专家   来源:中华语文网  发布时间:2012-08-16

很多人都说过,翻译是文学创作中最吃力不讨好的事。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翻译大师鸠摩罗什就说过,翻译如同把饭嚼过以后再喂给别人,色香味都要差很远。他所指的主要还是佛经,以叙事说理为主。如果是古代诗歌这样表情达意的典范,那更不可能被翻译了。多年以前,在《读者》上读到了王若谷先生的《译诗漫谈》。他说“难于上青天”都不足以形容译诗之难,只能用“没话可说”四字代替。

但是,我觉得,我们现在的语文教学,特别是古代诗歌教学的最主要内容就是为学生进行翻译。道理很简单,为什么要把饭嚼过后喂别人,因为他们还无法直接咀嚼食物,而生吞硬咽是无法消化的。我们的学生也一样,如果他们一读诗歌就能立刻领悟诗歌的美感,感受诗歌的情感,那么我们也没有必要教了,只需要在课堂上朗诵一下古代诗歌,然后说两句“真好”不就可以了吗?而学生之所以不理解诗歌,甚至不喜欢古代诗歌的最主要原因是因为他们对诗歌有距离感,这种距离感源自于语言的隔阂、背景的差异和审美能力的不足。而翻译可以帮助我们在一定程度上缩短,甚至消除这种距离感,从而引导他们真正去理解、欣赏诗歌。

当然,这里的“翻译”指的不仅仅是简单意义上的“翻译”,同样包括了对诗歌语句字词的揣摩,对诗歌内容的赏析以及对诗歌韵味的体会。在这里,我们可以通过灵活多变的形式引导学生,让他们不仅能够比较翻译的优劣,也能自主地进行翻译。要做到这一点,一方面我们要让学生有不同形式、不同时代的译文可以比较,同时也应引导他们自主地翻译诗歌,并在翻译中培养自己的审美能力。

我们的“翻译”可以包含以下几方面的内容:第一,我们可以对照不同版本的译文,引导学生去品味诗歌的语言,理解诗歌的情感。

以《蒹葭》为例,本诗最大的特色在于诗人所塑造的朦胧美,可望而不可即。这种美巧妙地体现在诗人的视角的变换与河水曲折的行程中,随着时间的流逝,思念也在缓缓酝酿。我们可以比较一下几种不同的译文,看哪一位译者可以传达出诗歌的神韵。

郭沫若先生译为:“我昨晚一夜没有睡觉,/清早往河边上去散步。/水边的芦草依然青青地,/已经凝成霜,草上的白露。    我的爱人呀,啊!/你明明是住在河那边!    我想从上渡头去赶她,/她又好像站在河当中了——    啊!我的爱人呀!/你毕竟只是个幻影吗?”程俊英先生译为:“河边芦苇青苍苍,/秋深露水结成霜。/意中人儿在何处?就在河水那一方。/逆着流水去找她,/道路险阻又太长。/顺着流水去找她,/仿佛在那水中央。  河边芦苇密又繁,/清晨露水未曾干,/意中人儿在何处?/就在河岸那一边。/逆着流水去找她,/道路险阻攀登难。/顺着流水去找她,/仿佛就在水中滩。河边芦苇密稠稠,/早晨露水未全收。/意中人儿在何处?/就在水边那一头。/逆着流水去找她,/道路险阻曲难求。/顺着流水去找她,/仿佛就在水中洲。”袁梅先生译为:“芦苇苍苍密匝匝,/晶晶露水凝霜花。/我的人儿我的爱,/河水那边象是她。/逆流而上去找她,/道路崎岖长又长。/顺流而下去找她,/宛然在那水中央。  芦苇苍苍密又密,/露珠未干清滴滴。/我的人儿我的爱,/她在河边水草地,/逆流而上去找她,/道路险阻诚难登。/顺流而下去找她,/象在河心小沙坪。  芦苇密密片连片,/晶晶露珠还未干。/我的人儿我的爱,/她在河水那一岸。/逆流而上去找她,/道路险阻弯又弯。/顺流而下去找她,/象在河心小沙滩。”

比较三种译文,不难发现,郭译重在“神”,他着重翻译出诗歌中那种渴求与思慕之情。而程译与袁译则着重于“信”和“雅”,不仅要传递出诗歌的所有意象,还要表现出诗歌的音韵之美。我们可以引导学生比较三种译文中相同的意象,如芦苇、霜露、曲折的小河,就能够让他们体会到诗人表情达意的方法。例如比较程译与袁译对每节第一节的翻译,特别是把“秋深露水结成霜”“清晨露水还未干”“早晨露水未全收”“晶晶露水凝霜花”“露珠未干清滴滴”“晶晶露珠还未干”进行比较,一方面可以帮助学生认识诗歌的美感,同时也可以引导他们感受到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而寒冷也渐渐向主人公侵袭。后两种译文在翻译后两节最后一句时,程译强调了“水”的意象,而袁译则突出了“河心”的小岛,凭借这一比较,可以引导学生理解诗人视角的变幻,从而感受到其情感的变化,他们也就能较为清晰地认识到诗人所表现的可望而不可即的惆怅之感。还可以引导学生思考郭译的内容与诗歌的哪些内容相对应,他又增加了什么内容,特别是思考郭译的最后一节,能够帮助学生清晰认识诗歌的情感。

我们也可以将题材相同的不同时代的诗歌与其进行比较,这同样有助于学生理解诗歌的写作技巧。例如表现这种可望不可即的思慕之情,我们还可以选用温庭筠的《望江南》与郑愁予先生的《错误》,来探究诗歌的写作技巧。

温庭筠的《望江南》:“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时间的流逝,没有结果的搜索,思绪所托的河流、小洲,在他的诗中同样具备,只是突出了春帷中小小的身影。郑愁予先生的《错误》:“我打江南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上述的意象同样也能在诗中找到,等待思念的主题也在诗中出现。只是两位诗人造境的手段更多,温庭筠诗构境方式《蒹葭》相同,均由主人公出发,只是境界较大,较为广阔。而郑愁予的诗由不同,造境手段独特,由大境(江南)至小境(小城、街道、春帷、窗扉,直至马蹄),最终将情感凝聚于一人身上,共同构成了一个广大而空旷的境界,将个人的忧愁的情感与寂寞的生活突出。与《蒹葭》相较,显现出了独特的构思方式。比较这两首诗,我们对《蒹葭》所塑造的意境也就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可见,翻译也是文本教学的一个部分,比较不同内容的翻译可以引导学生更好地品味诗歌的内涵,认识诗歌的手法,更深层次地理解诗歌的内容。

第二,我们可以通过翻译了解诗人不同的时代背景,深刻地认识诗歌的情感。此处“翻译”主要指用现代诗歌来解读相同题材的古诗。

例如,在教学杜甫著名的《春望》时,最大的困难是背景的差异,如何理解国都陷落给诗人带来的痛苦呢?我们可以引用戴望舒先生那首著名的《我用残损的手掌》对其进行翻译。我们会发现,两首诗中同样将个人的不幸遭遇与国家的命运交织在一起。杜甫在诗中用“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发搔更短,浑欲不胜簪”感叹身体的衰老无力,又为与家人的离别而怅恨,戴望舒先生同样在狱中,“我用残损的手掌/摸索这广大的土地”,将个人的痛苦与祖国的沦陷联系在一起。杜甫在诗中用“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描述了国家被摧残后的景象,以美丽的景物来表现内心的痛苦。戴望舒先生则是回忆战前祖国的美好:“这一片湖该是我的家乡,……”“现在只有蓬蒿”“手指沾了血和灰,手掌沾了阴暗”。通过比较,我们就可以感受到当国破家亡之时,人们内心的痛苦之情,从而对诗歌的情感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同时,戴望舒先生在诗中还歌颂了“辽远的一角”,表现了对胜利的希望与期待,而杜甫的诗显得更加沉重、绝望。但我们可以补充诗歌的背景——杜甫此时身陷敌手,前途未卜,但其心还没有忘记祖国。他在《悲陈陶》中,目睹了官军的惨败之后,仍然“日夜更望官军至”,表达了拳拳报国之心,在此处我们就能够感受出来了。

而在《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中,当我们教学“忍能对面为盗贼”一句时,可以补充诗人此时所面对的处境。我引用了杜甫的《贫交行》“翻手作云覆手雨,纷纷轻薄何须数。君不见管鲍贫时交,此道今人弃如土”与《莫相疑行》“晚将末契托年少,当面输心背面笑”两诗。诗人在此均感叹真诚的品质在那个时代的沦丧,由此产生的卑鄙的世道人心令杜甫绝望,因此他才会发出如此的感叹。而再从现代诗歌中找出一段来翻译这两段的诗歌,我觉得北岛的《回答》最为贴近:“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同样是对一个时代的控诉,同样是对道德沦丧的悲鸣。两者的精神尽管横跨千年,但却惊人的相似。杜甫的情感酸楚,对于欺骗自己者,或比喻,或白描,语言中充满了愤懑与无奈,因为他个人命运的沦落是时代败落不可挽回的结局。而北岛的情感激愤,以格言式的短句,点出了时代沦落的本质,对个人的悲剧做了高度的概括。通过比较,我们就可以认识到杜甫的指责是因为那个时代的沦丧,而非仅仅指责几个孩子的行为。

顾随先生说:“凡艺术作品中皆有作者之生命与精神,否则不能成功。古人创作时将生命精神注入,盖作品即作者之表现。”由此可见,“生命与精神”是诗歌的核心,它们是不会随着时代的变换而消失的,优秀的现代诗歌同样也具有与古代诗歌相类似的“生命与精神”。因此,许多集中体现了诗人典型的“生命与精神”的古代诗歌是可以在现代诗歌中找到呼应的,我们可以将之视为一种特殊的翻译,也是理解诗歌背景与情感的一种方法。

第三,我们最终的目的是让学生能够真正感受到诗歌的美,理解诗歌的情感,指导学生翻译是我们教学中不可缺少的手段。

首先,翻译出诗歌中的意象最为重要,同时还应注意要能够初步表现诗歌的意境。例如,诗人绿原将王翰的《凉州词》的“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译为“酒,酒,葡萄酒!杯,杯,夜光杯!杯满酒香让人饮个醉!饮呀,饮个醉——管它马上琵琶狂拨把人催!要催你尽催,想醉我且醉!”绿原先生的译诗可以说将诗歌的意象与意境均较好地呈现出来。我在引导学生赏析刘禹锡《朱雀桥》时就使用了这样一个模板:“    的野草      朱雀桥,野草                        的夕阳         乌衣巷,夕阳下,街巷           。你看,燕子               。”我首先将诗歌的意象呈现给学生,让学生在填空中表现出诗歌的意境。

其次,在翻译诗歌时还应注意诗歌的韵味。我以为诗歌的韵味应当表现在诗句的节奏与韵律上,而节奏与韵律与诗歌的内容应当是直接相关的。

上面所引用的郭沫若先生所译的《蒹葭》就具备原诗的神韵,而另两位先生的译文更突出了诗歌的节奏感。作为一首抒情意味很浓的诗歌,舒缓的节奏更适应表现诗歌的韵味。例如《离骚》中“吾令羲和弭节兮,望崦嵫而勿迫。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为脍炙人口的名句。郭沫若将之译为:“我便叫日御的羲和把车慢慢地开,就望见日将入的崦嵫也没用赶快,旅行的途程是十分长远而又长远,我要到上天下地去寻找我的所爱。”赵逵夫译为:“我命令羲和慢速按节而行,遥望崦嵫山东不要急于靠近。道路十分漫长十分遥远,我将上上下下去求索探寻。”黄寿祺、梅桐生译为:“我命令羲和停鞭慢行啊,莫叫太阳迫近崦嵫山旁。前面的道路啊又远又长,我将上上下下追求理想。”三种译文均采取了舒缓的长句,并且在后两句的译文中都使用了叠音词,以表现出中国诗歌所特有的音韵之美,同时也突出了诗中所表现出的彷徨、努力、追索的精神。

而雄壮的诗篇则适宜用较快的节奏,此刻短句就应当成为翻译的主要形式,上文所引用的绿原所译的《凉州词》就是最好的实例。而《楚辞·九歌·国殇》一篇开头描写激烈战斗的场面,“操吴戈兮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我们可以发现几种译文均采取了短句。郭沫若译为:“盾牌手里拿,身披犀牛甲。敌我车轮两交错,刀剑相砍杀。战旗一片遮了天,敌兵仿佛云连绵。你箭来,我箭往,恐后争先,谁也不相让。”汪涌豪译为:“手执吴戈锐呵身披犀甲坚,在车毂交错中与敌人开战。旌旗蔽日呵敌寇蜂拥如云,箭雨纷坠呵将士奋勇向前。”黄寿祺、梅桐生译为:“战士手持兵器身披犀甲,敌我战车交错戈剑相接。旌旗遮天蔽日敌众如云,飞箭如雨战士奋勇争先。”无论形式如何,但译文均由短句构成,以快速的节奏来表现战斗的激烈情况。

教学《使至塞上》使,我便以四字句来翻译“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一联,因为我觉得全诗其它几联所体现出一种快速的节奏感应当在诗中表现出来。我将之译为“茫茫大漠,浩浩无垠。黄河九曲,漫漫无尽。圆日西沉,天地尽染。谁可相伴?一缕烽烟。”胡小林老师多年来倡导造句,特重三字句与四字句。他说:“三字句提神,四字句活血。”而此刻的翻译也是一种形式的造句,对古代诗歌的翻译也助于学生理解诗歌的意境与感受,对培养他们文字的韵律感同样也有好处。诗歌之美不仅在内容上,也在形式上,同样我们也应为这种美所感染,所熏陶。在这一过程中,审美能力也在提高。

“课程目标从知识与能力、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三个方面设计。三者相互渗透,融为一体”,这是2011版新课标的核心内容之一。这三个方面涵盖了文本教学、情感教学与教学反馈三个方面的内容,而在古代诗歌教学中,如何运用恰当,翻译是将三者“融为一体”的较好方式,应当成为我们古代诗歌教学的一种重要手段。当然,翻译不是教学的最终目的,我们的最终目的还是让学生可以自主的理解、欣赏诗歌,但在此之前必须有一个基础。有了这个基础,他们才能渐渐追求更高层次的要求。婴儿在小时候总要吃软烂的食物,等他们强壮之后,就可以自主选择食物,摄取营养了。而我们此时所要做的就是哺育的工作,翻译便是这个工作最有效的一种方式。

 

 
  相关评论 点击数:567     评论数:5    
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2-8-27 17:32:09
好的翻译家在哪?
何从发     发表评论于:2012-9-8 17:05:03
我赞同著作者的观点。让学生掌握这些待一个过程。
游客     发表评论于:2012-12-24 19:36:21
循序渐进,尤其是语文。
李英     发表评论于:2013-12-26 14:00:11
赞同著作者的观点。让学生掌握这些待一个过程。
贾德湘     发表评论于:2015-10-28 10:44:06
翻译不是教学的最终目的,我们的最终目的还是让学生可以自主的理解、欣赏诗歌,但在此之前必须有一个基础。有了这个基础,他们才能渐渐追求更高层次的要求。
   发表评论: (评论字数不能超过200字!)
 
验证码: